加密货币未来的魅力

在英国,曾经向不富裕的人推销筹资项目是违法的,可能会面临7年的监禁。经过英国众筹协会的游说,历史上第一次,不论什么类型的投资人,都可以合法地在英国任何一家公司拥有股份,包括以比特币来投资。难怪,英国人自豪地宣称,自己拥有全世界最民主的市场结构。

当然,是不是最民主的市场结构,恐怕还需要一番考察。但是,众筹、电商等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兴业态,的确加剧了社会关系的虚拟化、弱化,以及社会结构的扁平化。这一方面是技术进步的结果,同时也是广泛化、复杂化的社会关系发展之必然。否则,人在社会中不就被撕成碎片了?

传统社会里,社会关系是强化的、简单的,如果一个人都不认识,很难想象这个人该如何生存下去。现代社会里,社会关系是虚拟的、弱化的,一个人足不出户,靠鼠标和界面,就可以有收入、娱乐、温饱。一如现在火遍中国的淘宝。

马云的伟大在于,他的商业模式在进行着庞大的交易同时,还在进行着我们看不见的社会生态的颠覆。淘宝隐现的“灰脚法庭”身影正在改变着商业游戏规 则,也在向法治社会传递更民主、文明的法治生态新规则。而备受争议的加密货币在寻找民主社会良药的路上,已经如淘宝一样打开了一扇窗。

淘宝的“灰脚法庭”身影

淘宝是一个做生意的地方吗?生意背后隐现“灰脚法庭”的身影。

淘宝商户与消费者并不认识,相距万里,却并不妨碍交易。万能的淘宝上衣食住行,应有尽有。相对于赶集的传统年度盛事,淘宝的“双11”场面可是火爆多了。

有数据显示,2012年,淘宝“双11”仅天猫方面参与活动的商家就超过了10000个,仅红包就派发了1.1亿元,淘宝当日销售额超过191亿 元。相比于2012年,北、上、广、杭544家重点零售企业中秋和国庆的8天里,总共营业收入只不过150亿元。2013年的“双11”,淘宝更是用 350亿元刷新了全球电子商务单日销售额的纪录。

海量的成交额下,纠纷处理机制是怎样的呢?淘宝网官方公布了6项规则,并分别作了详细地解读:商品材质标准、商品品质抽检规则、大众评审公约、争议 处理规范、大淘宝宣言、淘宝规则,既有程序性规范,也有实体性规范和执行性规范。这种纠纷解决机制让人想起中世纪欧洲的“灰脚法庭”:由商人自发组成,解 决商事纠纷。事实上,这种自治的纠纷解决机制十分有效。有数据显示,2013年“双11”的退货率达25%,这部分纠纷绝大多数通过买家和卖家沟通协商处 理,少数运用淘宝争议处理规范解决,诉求司法程序的几乎为零。

淘宝网的“举报及交易纠纷”栏目中包含有交易退款、举报、交易投诉三个大类,各类有更详细的类别划分,以便于迅速定位服务类型。针对各类纠纷,淘宝 网设立关怀中心、呼叫中心及客户投诉中心分别处理。投诉仅需提供电子凭证或电话说明情况即可,支付成本仅为电话费、上网费,响应时间最长为7天。这一切不 靠政府权威,全凭信息透明、行业自律。

从行军蚁到比特币

类似的,没有中央控制,个体遵循相对简单的规则,大量个体的集体行为产生出复杂的、不断变化的适应性行为,让不少人为之着迷。亚马逊森林,几十万只 行军蚁,没有谁掌控这支军队,不存在指挥官。单个蚂蚁几乎没有视力,也没有多少智能,但这些行进中的蚂蚁聚集在一起组成了扇形的蚁团,一路风卷残云,吃掉 一切猎物。不能马上吃掉的会被蚁群带走。在行进了一天并摧毁了足球场大小的浓密雨林后,蚂蚁会修筑夜间庇护所——由工蚁连在一起组成的球体,将幼蚁和蚁后 围在中间。天亮后,蚁球会散成一只只蚂蚁,各就各位继续行军。

行军蚁是许多我们认为复杂的自然和社会系统的缩影。蚂蚁以及人类这样的社会生物聚集在一起,共同形成复杂的社会结构,但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机理。就像 专门研究蚂蚁习性的生物学家弗兰克斯所说:“我研究了蚂蚁很多年,我发现,对它们的社会结构了解得越多,对其社会组织的疑问就越多。”

类似的,还有免疫系统如何抵抗疾病,细胞如何自组织成大脑和眼睛,经济系统中自利的个体如何形成结构复杂的全球市场。我们不知道免疫系统的信号是什 么,也不知道信号间如何相互协作,从而使系统整体知道环境中的威胁;我们不知道神经元信号的意义,也不知道大量神经元如何一同协作产生出整体上的认知行 为;我们不知道个体买卖者的决策过程是如何影响市场行为的,也不知道商家的经营行为是怎样影响市场价格的。基于这些有趣的共性,学术上将具有这些特性的系 统称之为复杂系统。其核心概念之一是自组织,即系统有组织的行为不存在内部和外部的控制者或领导者,基于简单规则以难以预测的方式产生出复杂行为。

比特币系统的产生和运行不基于任何中心权威,使用P2P网络节点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管理发行、交易和账户,正是一个自组织的复杂系统!同时,正是由于 其组织的复杂性,决定了其结构的扁平化、去中心化。这恰好与社会发展的多元化、社会结构的扁平化趋势是如此惊人的一致!毫无疑问,比特币具备这些特性并不 是偶然,而是与生俱来的信仰。

尽管比特币创世论文的语言显得格外冷静和去政治化,文中没有出现政府或主权的字眼,甚至仅将比特币描述成一个区别于传统金融的支付系统,但是,中本聪选择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,将比特币公诸于世,不得不说是具有一番深意。

在介绍比特币时,中本聪说道:“传统货币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信心。中央银行在不使货币贬值方面必须足够可信,但历史上这种可信度从来都不存在。银行在 保存和支付货币方面也必须足够可信,但银行却用货币来制造信贷泡沫,使私人财富减少。”缺少公众约束的政府行为,成为了掠夺公众财富的工具。这在信用货币 史中并不鲜见。比特币的去中心化,也许会终结这一悲剧。

没有中心,意味着权力的分散化和多样性。比特币系统的去中心化组织形式,类似于福山笔下社会体制中的自由民主制——世界上一度消极的千百万民众组织 起来,参与到他们各自社会的政治生活中。比特币的运行不靠任何单一力量,而依赖全网节点。从比特币最原始的来源来看,矿工们比拼算力以解决哈希密码问题, 成功者可以获得比特币奖励,这种激励机制增加了网络节点对比特币系统的热情和支持。在比特币的交易世界里,矿工们会根据金额大小对每笔交易的交易费进行排 序,交易费高的比特币交易会被优先处理,从而得到更快速的确认。这一方面激励了矿工的热情,也可以避免巨量小额交易冲击整个系统。这一切都与中心权威无 关,全靠市场机制实现。

没有中心,并不意味着没有制度。如同民主制的左派或右派所想象的最小政府或者是无政府的社会,历史证明只是海市蜃楼的幻想。民主的实现并非理所当 然,政治制度因而是必要的。比如,你叫政府让开后,市场经济和富裕不会魔术般出现,它依赖背后的产权、法治和基本的秩序。自由市场、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、 自发的群众智慧固然是良好民主制的重要组件,却不能替代有效的制度和规则。比特币系统中,时间戳机制基于交易信息的公开透明,通过绝大多数节点的认可来保 证支付的有效性。工作量证明机制通过提高欺骗的成本,解决互联网交易中的信任问题,从而保护时间戳的安全性和稳定性。可见,践行民主精神的比特币也有制度 保障。

加密货币的未来

一定程度上可以说,民主国家不会天生产生比特币,但比特币天然属于民主国家。许多人诟病比特币的交易匿名特性,特别是这种特性对政府征税形成了障 碍。且不论这种技术属性本身是中性的,其社会属性取决于使用者、应用方式和领域,殊不知,比特币的匿名特性中包含了最大程度的透明性。比特币的系统里没有 实名制,但每个账户的余额都可以计算得出;每一个比特币从诞生到即时的每一笔交易都能清楚地查询到;比特币账户资料的保管不基于单个账户的实名制,而基于 主区块链的记录,更加安全可靠。这意味着,同等条件下,比特币体系下的征税比信用货币体系下的征税要更高效。那障碍在哪里呢?

比特币系统用技术设计,表达着其选择政府的偏好——未经纳税人的同意,政府无权征收任何税负。一个民主的体制下,比特币征税并不是问题,这在美国等 经济体对比特币的监管措施上体现得非常充分;一个专制的体制下,比特币将是民众反对专制的天然武器,也必将遭到政府的极力遏制。这也许是一个主观的判断, 但是,历数各国对比特币监管的不同态度,个中趣味便可以体会。

其实,网络上有关比特币的传闻,大部分看起来雾里看花,似是而非。密码极客们并不急于解释,中本聪更是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。也许,他们在身体力行着 去中心化的思想。这份超脱固然难能可贵,但对于公众理解比特币而言,还是多了些困难。看看市场上的种种传言便知。比如,基于总量有限的通缩传闻,基于交易 匿名的逃税说法,有政府承认比特币的表态等等。类似的流言与反驳,已分别写在了《加密电子货币的历史与发展》、《比特币:通缩的流言与反驳》中。似乎话已 说尽,但未来或许还会有其他的传闻,借用《五灯会元》中一说,“青青翠竹,尽是法身;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。”真相永远都在那里,只看人们能不能认出来。

从Eric Hughes的《一个密码朋克的宣言》开始,Timothy May的《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》,David Chaum的E-cash,Wei Dai的b-money,Nick Szabo的Bitgold,几代极客们怀揣着对自由的向往,寻找着民主社会的良药。直到今天,比特币站在全球化的浪尖,给世人打开了新世界的一扇窗。 《比特币,你的未来会怎样?》、《比特币的政治学含义》分别从经济、政治层面描述了窗外的风景,虽不免粗浅,意在期待更多双慧眼发现其中的美妙。

加密电子货币的发展,比特币或许不是终点。2009年开始,对比特币的每一步改进似乎都触手可及。2011年,基于各种改进的山寨币开始出现,其中 不乏可圈可点的尝试。比如,更少能源消耗的PeerCoin,更快确认速度的MinCen,每秒更多交易的Ripple,更加隐蔽的ZeroCash,更 加去中心化、更易扩展的Ethereum,更多功能的Counterparty。其中一些币还增加了与支付无关的新特性,比如智能合约、股票、分布式交 易、用户自定义资产等。

虽然当前看来,这些特性并非必需,但加密电子货币的革新之路必然是着眼未来的。如同印刷机和电话的发明一样,一个偶然的主意,也许能够完全改变世 界。《庄子》有言: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。”不论最终谁是鹏鸟,承载了几代极客理想的加密电子货币,在全球化的世界里迎来了 更多的拥护者,未来可期待。

相关阅读

新西兰央行态度改变:加密货币可能取代现金

央行官员:比特币在未来有存在空间

比特币没有未来 但有积极作用

eBay CEO:虚拟货币对在线支付未来很重要

比特币现象反思:网络货币或预示未来货币发展趋势